仁泩

私人👗1002525200
大👗687135198
二群719791143(无音频)

【qk肉糜/终不似少年13:00】】

上一棒@落枫随影遇故人 

下一棒@乌苏里江(暂退) 


幼时绑架案留下的异食癖后遗症k*食人肉


黑桃k骨节分明的两指间夹着一支红钢笔,往钉在墙身的日历上画了个椭圆的圈,落笔晕开一层浅浅的红迹“出栏的日子到了。”

江停行云流水般抽身离去的身形微微一顿,指尖却在黑长风衣的遮掩下慢慢从办公桌抽屉里勾出一个做工华贵的长柄餐刀。

“镗!”

餐刀擦着闻劭的侧颜猛的插在会议桌中央,实心的黑檀木被削下几丝飞溅的木屑。

如镜般的刀锋反射出黑桃k那张淡漠的脸和线条伶仃的下巴,即使在这种时候他依旧没什么表情,宛如一尊优美的佛像。半晌,这个中缅两地闻名的大毒--枭像是反射弧慢了半寸般,眼底竟慢慢渗透出一层意令人心悸的笑来。

“红心q的一些小玩笑总是令我这么的...出乎意料。”

他无所谓的耸耸肩,就这么眼含笑意的隔空示意江停那把方才还带着嗡嗡余响的餐刀取下来。

“今天的餐具就用这把,稍后去备一辆加满油的车,最近是潮湿的雨季,我并不希望吃到肿胀发烂的食物。”

黑桃k的语气带着一点徐徐善诱的引导,他笑着双手向内并拢,做了个刀锋抹脖子的动作“以及,我不想再出现上次刺偏血管,导致我报废一件高定西装的突发情况。”

他顿了顿,悠悠补充道“记得处理干净些。”

江停几乎是好笑的瞅着他,眼中曾经近乎赤裸的针锋相对的冷僻已经被时光侵蚀,凝聚成了一股复杂的,像是某种发霉的泡椒与辣椒粉混合的辛辣。

————————————————

雾霭霭阴天伴随着渗入骨髓的冰凉无孔不入的侵袭着这片荒芜的土地。

江停半边身子笼罩在阴影的交界处,他抿着淡色的唇,手上利落的带上紧致的一次性薄手套。随后手起刀落毫不犹豫剖开少年的血管,像是洁净的白布被恶意泼上一瓢刺鼻的黑狗血般,一股冲天的腥气与煞气瞬间穿透人的鼻腔。

伴随着喉腔里发出急促倒吸气与的咯咯声,少年柔弱的像只岸滩上濒死的鱼,四肢触电般挣扎几下便再无动静。

红月初生,血气满天,嗡嗡的绿头苍蝇降临,汇聚,最终倒映在他绝望泛灰的瞳孔。

 

江停勉强压住心中的战栗,面色如常的起身掸了掸风衣上沾染的灰尘。他立在原地对着尚温的尸体捯饬一阵,随后一手端着银色托盘朝不远处在皮沙发上歇息的闻劭走去。那托盘上方轻轻盖着只半圆形的盖子,缝隙处触目惊心的不停渗出鲜血,一滴滴滋润着干涸的土地。

这诡异至极的一幕竟像是某种大尺度电影里的怪诞美学般惊人,闻劭戏谑的盯着江停的眼睛,试图从中找到些异常的波澜。

江停感受到身侧那道毫不掩饰的目光,他闭了闭眼,随后平淡的开口道“他死的时候,说你我要在十八层地狱受尽业火凌迟极刑后沦为畜生道。”

他一字一顿的加重了语气“永世不得超生。”

闻劭似乎挺诧异的挑了挑眉“你在意这个?”

江停面无表情的转身将托盘垫了两张纸巾递给他“你可以叫金杰来干这种事的。”

他倏地掀开盖子————————

闻劭眼眸永远是平淡的,丝毫荡不起波澜的潭水,却也是某种持续性的毒药或蛇类冰凉的鳞片。

但此刻,黑曜石般深邃的瞳孔竟放着异类的光和毫不掩饰的垂涎,使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看岔了眼。

江停放缓脚步绕到他身后,将一张餐巾轻轻垫在闻劭的脖颈。

————————————

闻劭淡漠的睫帘微微低垂着,不可避免的沾上了汩汩而出的血液与星点碎肉,那斯文咀嚼的神情简直像只餍足慵懒的猫儿。

那双匿在黑暗中的冷眸微眯,几不可查的划过一丝嗜血猩红。

他拿餐刀在心脏旁切下一块微微鼓起的内脏器官,手中银白色的小叉瞬间被蔓上殷红的血液与裸露的丝丝软体组织,闻劭抬手拿纸巾沾了沾不住滴漏的血液,随后用托盘接着递给了立在一旁的江停。


“给我的?”

江停板正的表情似乎终于有了一丝开裂,他伸手接过闻劭好心递来的托盘,仔细端详那块暗红发黑的大肠内脏。

半晌,他终于轻轻叹了口气,双指并拢将托盘移了回去“抱歉了,我实在是无福消受。”

“肉质很鲜嫩。”闻劭如预料到江停的反应般,隔空含着笑点了点那盘肉“我最近摄入蛋白质分量过高,医生建议我清淡饮食。所以...”

“还是你替我吃了吧。”

————————————

“还是你替我吃了吧——”

 这句话穿越虚无缥缈的时空,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成为江停噩梦的永恒主题,时空的龙卷风打着旋把他再次卷入那个阴潮的山谷,年幼的孩童因脱水与高烧而干裂的唇纹同那个嗜血疯狂的修长身影相重叠,仿佛老旧电视机里的雪花屏一般反复分裂又出现,直到二人的身形在时光的调节下彻底融为一体。

鲨鱼x闻劭x金杰,涉及下//药,s//m,过两天写,先存个档><

黄毛小子

闻劭年轻时紧随潮流,染过一头杀马特黄毛,甚至打了唇钉和单边耳洞,相比之下阿杰一头利落的黑发则更显大哥范。

有一回,闻劭出面去处理一个利润分红的问题,顺手捎上了无所事事跟马仔们聚堆斗地主的阿杰,结果刚到约定地点,对方老板就热情如火的迎了出来。

他虽没见过人本尊,但界内盛传黑桃k是个沉稳内敛的年轻人,王老板狐疑的扫了眼面前屌酷的年轻人,犹豫一秒后劲直越过了闻劭,朝身后安安稳稳当背景板的阿杰堆笑道“闻老板,哎呀真是久仰久仰。”

闻劭:...

阿杰:...

王老板:(诚惶诚恐)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微妙,闻劭万分不爽的摘下了墨镜,随手扔给身后疯狂降低存在感的阿杰。

——————

懒得写了,老铁萌可以自行脑补,总之就是闻老板当晚就染回了黑发,还勒令金杰做了个挑染黄毛🥺

是微微老师做的ai劭!已征得老师同意转载💞

喜欢一些诡异的萌反差...在线蹲一个黑桃k泪失禁的梗,拜托了真的很需要这口粮!!😭😭😭

【jk】涩桃

耳咣,自罚diy,睬脸,微ds

4k一发完,afd秒屏五次,这边连文案都发不出去,感觉66。再修一遍敏感词过两天发😡👊

上辈子鲨了人,这辈子磕冷门。

下次拍一定见血呃呃吃斋度日的日子我是一天都过不下去了,kjk硬起来